19体育

您当前的位置:19体育 > 太原市

良影一二》马祖元宵摆暝 弥漫浓浓年味

农历十三夜,马祖东莒炽坪境福德宫举行绕境,由于人力短缺,一些戍守在东莒的阿兵哥义务协助,他们钻进神偶的骨架里扛著众仙童绕境。今年受疫情影响加上人力短缺,绕境规模缩小,但绕境队伍还是循例走进山里和码头,再回到热闹的大坪村落,历时两个多小时。   图:张良一/摄

正月十五元宵夜的“摆暝”是马祖一年之中最重要的宗教活动,相较于许多马祖人返台过年,不少旅居台湾的马祖乡亲特地回到故乡参加摆暝兼探亲,有些是兄弟姐妹们一起回乡看看年迈的老妈妈,有些是身体还健壮的爸爸妈妈们,趁著还能四处走动,回到女儿家作客,顺便看看老家,也有的是兄弟姐妹们回来看看还在家乡的兄弟们.......。马祖的乡亲们借着摆暝回乡,祈求神明保佑全家老小平安健康事业顺利,也趁机团圆、探亲和亲友故旧在庙里共享食福宴联络感情,让马祖列岛还弥漫着浓浓的年味。

元宵夜摆暝也让移居台湾多年的老一辈马祖人与故乡原生地仍有著深刻的情感链接,借着节日聚在一起联络感情或是讨论事情,以马祖东莒为例,岛上最热闹的大坪村,在摆暝期间,路上少了说国、台语的游客,听到更多的是说著马祖话的乡音。不过,年轻一辈的马祖人,虽然从小到马祖高中毕业,都有过参与摆暝绕境敲鼓板的经验,赴台念大学、就业以后,担心天候因素影响上班上课,就比较少专程回来参加摆暝祭典。少了年轻人参与摆暝祭仪,人口老化又严重,文化、宗教祭仪的传承问题,让老一辈的马祖人引以为忧。

元宵夜摆暝,献给神明的牲礼当中,必备一头生猪以表示对祭仪的隆重。而祭仪之后的食福宴和分肉,更是早年物质匮乏年代的马祖人重要的蛋白质来源,拜生猪有其生活、文化和信仰的重要意义。不过,同样也是人口老化和外流的问题,岛上许多八十多岁的老人家已经没有体力抬猪公上供桌,祭仪之后的切肉与分肉,同样需要体力之外,更需要专业的技巧来切肉,年轻人不会杀猪、分肉,同样让老人家忧心。也因此,东莒福正和大浦居民就搏杯请示大埔境和福正境白马尊王,能否比照北竿的庙宇,仅备猪头和猪尾巴,猪身部分则以腊肉取代。福正境和大埔境白马尊王应允了,让负责的“当头”松了一口气,不用再忙到半夜一两点还在切肉分肉,未来的摆暝会更轻省,只是,摆暝之后食福宴没有祭祀后的生猪当作食材,而年味又更淡薄一些了!

良影一二》马祖元宵摆暝 弥漫浓浓年味 马祖东莒炽坪境福德宫 农历十三夜,东莒炽坪境福德宫举行绕境,由于人力短缺,一些戍守在东莒的阿兵哥义务协助,他们钻进神偶的骨架里扛著众仙童绕境。   图:张良一/摄 摆暝绕境,鼓板队自是不可或缺,早年重男轻女,鼓板队全是男生,近年因人力短缺和人口外移,改由妈妈们担纲。   图:张良一/摄 从印尼嫁来东莒的西蒂也推著娃娃车带她最小的孩子参与绕境。马祖的小孩从小到马祖高中毕业前,或多或少都参与过摆暝祭仪,但是赴台念大学、就业之后,就比较少专程回来参与摆暝,摆暝祭仪文化没有年轻人传承,让老一辈马祖人忧心不已。   图:张良一/摄 曹芷屏是少数几位在台湾念完大学后随即返乡的年轻人。她也是今年炽坪境福德宫绕境的鼓板队成员之一。她们家又是今年福德宫摆暝的“当头”,摆暝期间没日没夜的忙著大小事。   图:张良一/摄 摆暝绕境队伍经过码头附近的一户人家。   图:张良一/摄 摆暝绕境队伍经过码头附近的一户人家。路灯灯光照射下,让规模小的绕境队伍看来热闹许多。   图:张良一/摄 东莒岛虽小,绕境队伍走进山区、码头再回到大坪村,也花了两个多小时。   图:张良一/摄 85岁的曹嫩妹(右二)和郑爸爸(左一)都是专程从台湾回东莒参加摆暝祭典,顺便和街坊邻居叙旧联络感情。   图:张良一/摄 曹祥寿(左起)、曹祥华回到东莒岛参与摆暝,也探视还留在岛上的曹祥如(右)。他们三人在老家前讨论著未来要如何改建老家。上世纪80年代末期,曹祥寿原本在大浦打渔,是最后几位离开东莒大浦的村民。曹祥寿离开后,大浦就无人居,形同废村。曹祥寿赴台后向他的弟弟曹祥如学习卖葱油饼谋生。大约两年前,曹祥如结束在台北的葱油饼生意,返回家乡定居。   图:张良一/摄 曹嫩妹(左)和曹惠惠两人在曹嫩妹的老家前合影。他们两人年轻时一起在大浦打渔,马祖鱼少后,曹嫩妹举家迁往台湾,曹惠惠则帮到大坪村居住。曹嫩妹的女儿曹凤金透露,马祖早年生活困苦,需要男丁帮手,因此会用较女性化的名字帮男孩命名,以避免遭天忌夭折。   图:张良一/摄 曹嫩妹、王明恩和他们的女儿曹凤金(左二)、女婿周金传(左一)女儿曹宝金在老家门前合影。曹嫩妹的老家后来改建成幸福居民宿,相当受到欢迎。   图:张良一/摄 刘美珍在她的老家前合影。刘美珍说,她身旁的石头屋是她公公的房间,当时她和先生、公公和五个孩子就挤在小小的屋子生活。她们后来举家迁往台湾,近年看她的好姐妹王明恩的女儿把老家改建作民宿作得有声有色,也兴起了改建老家的念头。   图:张良一/摄 陈木菊和他的先生回到东莒大坪老家。她年轻时帮阿兵哥理发,二楼也开设冰果室营生。摄影家阮义忠曾在1979年在她的老家为她和孩子留下军管时代难得的影像。   图:张良一/摄 曹金莲婆婆(右)和两位女儿手拿著馨香和金纸到大浦白马尊王庙拜拜。   图:张良一/摄 莒光乡民代表会副主席王秀金肩挑供品到大浦白马尊王庙拜拜。   图:张良一/摄 村民们在献祭白马尊王的生猪一头,曹天金还在猪背上铺上一张猪油网,以示隆重。   图:张良一/摄 大浦村民把牲礼摆在供桌后,还会把塑胶做的鲜花插在供品上,让供桌上的供品显得花团锦簇缤纷多彩。   图:张良一/摄 大部份的村民用塑胶花插在供品上,但是86岁的泉兴婆婆还是坚持使用当地生产的白萝卜、葱、蒜雕花,非常美丽好看!摆暝期间,泉兴婆婆还是在店里看著教授雕花的节目学习新的技巧。   图:张良一/摄 深夜11:40,泉兴婆婆在大坪福德宫的金炉前烧金纸。   图:张良一/摄 大浦白马尊王的四位当头在摆暝祭典结束后,直接在庙里切肉、分肉。切好的肉是隔日食福宴的食材,剩下的肉则均分32份给参与拜拜的人家。周金传(右举斧头)多年前随太太曹凤金回到东莒定居,他是基隆人,但很快的融入东莒的生活中。他以前也不会杀猪、切肉,但看过几次后就学起来了。他说,老一辈的人已经没有体力切肉分肉,年轻一辈又没人学,没人传承令人隐忧。   图:张良一/摄 轮值今年摆暝“当头”的妈妈们在庙里的厨房张罗中午食福宴要吃的料理。除了前一夜摆暝的猪肉,菜是自己种的、鲈鱼是自己钓的、鱼丸当然也是自己打的。   图:张良一/摄 道地的马祖摆暝料理,八道菜:红糟小肠、炸鲈鱼、卤猪脚、卤猪头皮、红糟鸡、炒米粉、炒三鲜、清蒸大虾,四道汤:炸平安蛋汤、大骨萝卜汤、芋头鸭肉汤、鱼丸汤,还有餐后甜汤。   图:张良一/摄 老一辈的马祖人对摆暝有著根深蒂固的执著,只是身体仍健壮、还走得动,即便顶著冬天大浪也要回乡。借着摆暝食福宴,大家聚在一起联络感情。东莒村民在福正村的白马尊王庙内共同享用食福宴。一年之中,村民们之间最重要的宴会,吃完了过年才算结束,才回复日常的生活。   图:张良一/摄

本文由:19体育 提供

关键字: 19体育网页-19体育官网

19体育网页
售后服务